满分作文网

    独家小说缉娶亿万小逃妻小说秦以沫唐少荆章节免费阅读

    来源:http://www.guodingnet.com 发布时间:2020-08-01 点击数: 380

    方秀河身上穿着一件素雅的旗袍,立在了他的身侧,江河,连瑾真的偷偷立下了遗嘱,将她手里的股份都留给了以沫吗?

    她面上柔和,一向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,内心却早已对欧连瑾那个贱人和她那对贱儿女恨之入骨。

    秦江河脾性不好,此时听到方秀河似是不信地问他,他阴沉了一张脸,不耐烦说了一句,男人的事情,女人少插手。

    方秀河双眼立即蓄满了泪水,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。

    秦江河这才放缓一些语气,待会儿以沫回来,你好好哄哄她,务必把手里面的股份骗过来。

    方秀河知他的心思,他的举措也正好合她的心意,自然满口应承了下来。

    他们在客厅等了许久,秦以沫才姗姗来迟。

    秦以沫一进门,并没给他们好脸色,甚至都没叫秦江河一声。

    秦江河显然变了脸色,冷声讽刺,怎么?出去几年,连你老子都不认了?

    哦?我可还不记得我还有这么一个便宜爹?她的性子早已变了许多,秦家这一窝子坏心肠,她可不想再过多纠缠。

    她径直走过了客厅,往餐桌前一坐,看着桌面上空空如也,她不由淡笑了一声,菜呢?不是叫我来吃饭吗?

    秦江河被她一番无视与冷待,心里气闷,可心里想着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只好强压着心底的怒意,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劝说要懂得忍耐。

    秦以沫似乎觉得闹得还不够,更是来了一句,既然连吃的都没有,我就先回去了。

    她扫视了一圈,她在秦家唯一的牵挂,她的弟弟秦子桑并不在。

    那么,她也没理由继续待下去,和这群人待在一起,连呼吸都感觉浑浊。

    谁让你走了?秦江河冷哼一声,等子桑下来了,就开席。

    其实,秦子桑在秦家的待遇并不好。方秀河背地里总是暗中挑拨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。

    但偏偏秦子桑似乎自小跟在方秀河身边长大,认了她这个妈,对她很是孝顺,她也就不急着解决他了。

    秦以沫一想到快要见到弟弟了,眼底漫上了一圈水雾,这些年,子桑他还好吗?

    不一会儿,秦子桑就出现在了楼梯口,她出神地看着,子桑长大了,长得很是英俊帅气。

    然而,秦以沫刚要叫他,他就一股脑冲下楼,跑到了方秀河的身边,妈,你们怎么把她给叫回来了?

    姐弟多年重逢,没有久别后的欣喜,有的仅仅是另一人的厌恶。

    秦以沫的心底,像是被狠狠地扎上了一刀,鲜血淋漓,痛楚不已。

    她不再吭声,看上去秦子桑对方秀河这个继母很是喜欢,想来方秀河表面上待他也是不错的。

    只要弟弟过得好,她也没什么好介怀的,秦家欠他们妈妈的,她一个人来讨回就够了。

    小姐回来了,姑爷也来了。有佣人开了门,欣喜地说着。

    姑爷?秦以沫被这个称呼给刺到了,也是啊,秦笙歌顶替了她的身份,如今可是唐少荆的未婚妻。

    她到底在介意什么?不由心底自嘲了一番。

    你怎么在这?唐少荆面露疑惑,面上很是冷凝,眼底更是有几分质疑之色。

   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秦以沫轻笑了一声,是我这个便宜爸爸打电话非要请我过来的,唐总以为是我自己想来?

    秦江河此时也不再隐忍,怒瞪了秦以沫一眼,唐少荆是什么人,岂是能轻易得罪的?

    他立即赔着笑脸替她赔罪,唐总,你坐,不知道你要过来,饭菜准备不周,你可千万不要生气。

    不会。唐少荆只冷冷回了两个字,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秦以沫的身上。

    开席的时候,秦笙歌紧紧挨着唐少荆坐下,在不被察觉的时候,冲着秦以沫很是嚣张地一笑。

    秦以沫当众揭穿了她,以为自己桃僵李代成了未来的唐少奶奶,就沾沾自喜、得意忘形了?

    你不要胡说八道,姐姐你在说什么呢?秦以沫看到了秦笙歌的眼底满是慌乱,更是看到她悄悄在打量着唐少荆。

    不过,显然唐少荆从来对秦笙歌都是极为信任的,根本没有对她的话动什么疑心。

    还真是郎有情妾有意,般配至极!

    秦笙歌原本就爱装柔弱,不过争上一句,就已经泪水涟涟的模样。

    唐少荆瞟了秦以沫一眼,眼底情绪很是复杂,不明白秦以沫为什么突然回到秦家,更是对秦家人语气恶劣。

    眼见着餐桌上气氛紧张,秦子桑面色一变,猛地摔了筷子,指着秦以沫的鼻子就骂,爸妈没有你这个见不得人的女儿,你赶紧给我滚,别在我家欺负我姐姐。

    秦以沫不可置信地看向秦子桑,这个为了别人痛斥她的人,真的是自己的亲弟弟吗?

    她心口微疼,转念一想,又自责不已,都怪自己当初没有能力把秦子桑也一并带离秦家。

    一切,都是她的无能导致的。她暗自握紧了双手,不小心打翻了酒杯。

    一酒杯的红酒尽数倾洒在了她裙摆上,她立即起身,去了洗手间。

   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,她打了一手心的水,打湿了刚刚被弄脏的地方,一边用手轻轻搓着,一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  秦以沫忍了许久,才没让自己的泪水无力地落下。

    在她伤神的时候,洗手间的门被打开,她竟是忘了上锁。

   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门又被反锁上了,她抬头疑惑地看着秦子桑。

    秦子桑压低了声音问她:秦江河是不是用我威胁你来的?

    他一直怀疑欧连瑾的死与秦江河和方秀河有关,蛰伏多年,就是为了找出真相。

    前不久,他找到了一份文件,就差一步就能够拿到了,那里面的内容与当年妈妈的死有关。

    这世上只有姐姐一个亲人在了,她绝不能再出事。

    这里是秦家他不敢说太多,只给她留了他的联系方式,就出去了。

    秦以沫出来的时候,被靠在外面墙上的唐少荆吓了一跳,耳边更是听到他的质问声,你在谋划什么?